《幼女王妃 全集》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鸿运国际在线娱乐平台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滚滚闭上眼睛,稍微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亲切可爱的笑容:“王爷大驾光临,我怎么会不高兴呢,连整个‘留香阁’都高兴得要命,您没有看到香香姨的脸几乎笑成一朵花了吗?况且王爷出手实在阔绰,估计香香姨恨不得每天都有王爷这样大的金主到来。”

        凌水寒那邪恶的脸凑近了滚滚的脸儿,滚滚几乎感觉他那充满了阳刚和诱惑的气息,他眯缝着漂亮的眼睛,邪魅地说:“可是我觉得你很不高兴啊?”

        滚滚嫣然一笑:“你觉得我会对即将残暴夺去我的童贞的男人感激涕零?纵然我是一个妓女,我还是希望把我的第一次献给我最爱的男人。”

        “哦?”凌水寒的眼睛变的深沉了起来,“你依然想把你的第一次给血非夜?他已经死了,我说过,你只能是我的。”

        滚滚冷冷地说:“没有了血非夜,也可以献给别人啊?”

        凌水寒一把抓住滚滚的纤手,他的眼睛里透射着危险:“千万不要打这个主意,否则,不管是谁,我都会杀了他!要不要验证一下!”

        滚滚抽出了自己的纤手,淡淡地说:“凭什么?”

        凌水寒冷冷地说:“我的女人,别人怎么能染指?”

        “你的女人?什么时候我成了你的女人?我是你的女儿!”滚滚险些气死。

        凌水寒低下头,他的双手轻轻地抚着滚滚的香肩,轻轻地咬着滚滚的耳垂儿,轻声说:“你忘记了吗?告诉你多少次了,以前是我的女儿,但是现在,我要你成为我的王妃,我不在乎你的经历是怎么样的,我也不在乎别人说我娶一个花娘做王妃,我认定的,永远都改变不了,我告诉你,我的女人,没有玩腻之前,我不会让给别人的。”

        “所以……,”他挺直了腰杆,慢慢地躲到茜纱窗前,望着外面的天空,悠悠地说,“我今天特意来这里宣扬我的主权,你的所有权是我的。”

        滚滚的俏脸上一片铁青,她的声音冰冷而没有半点感情:“奇怪了,天下的女人那么多,美丽的女人也是车载斗量,王爷要什么女人没有?何必缠着滚滚不放?”

        凌水寒笑了起来:“没错,女人很多,但是让本王想真正想拥有的女人只有你这个小丫头,还是不要跟我再耍花招。我说了,你是我的。”

        说着,他俯下身子,轻轻地吻了吻滚滚的脸颊,充满阳刚的男性气息几乎把滚滚整个包围。

        “可是,我恨你!”滚滚轻声说,声音虽然轻,却冷的吓人。

        “恨就恨吧!有爱才有恨是不是?”凌水寒依然轻轻地吻着滚滚的耳垂儿,他轻轻地捻起滚滚那垂下的柔软长发,柔声说,“我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不走了,你的第一夜,注定是我的。”

        他的口气强硬,充满了欲火和强权。

        滚滚抬头静静地看着凌水寒,突然悲哀地感觉到自己恐怕是无法逃离。

        “可是,你纵然得到我的身子,也永远得不到我的心。”她轻声而坚定地说。

        “没关系,只要先得到你的身子,你的心,迟早会给我收回来!”凌水寒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冷光,是的,你的身子是我的,心,也是我的。

        如果一个男人得到了一个女人的身子,那么这个女人的心就会是他的。

        因为,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嫁二夫。

        滚滚,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相信,你一定会忘记血非夜的。

        “晚上,我过来,你不要想着逃离,因为我已经派高手将这里团团包围,今夜,你的恩客只能是我!”凌水寒冷冷地摔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给我!



        滚滚望着那倜傥的身影,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是威胁吗?这是强迫吗?这是命令吗?

        她推开窗子,望望外面,果然,凌水寒派了重兵把守,纵然是鸟儿,也是插翅难逃,看来自己想逃也逃不出去了。

        那么,只能留下来坐以待毙?

        不行!绝对不行!一定不能服输!

        滚滚轻轻地蹙起了秀丽的眉毛。

        ——我是分割线——

        傍晚,果然,处理完公务的九王爷凌水寒又来到了“留香阁”。

        一般亲王重臣来妓院召妓都是尽量低调,生怕别人认出自己来,只带几个贴身的保镖和随从保护自己的安全,如果能挖个地道,就干脆挖个地道了(会见名妓李师师那位多情皇帝哥哥不就是挖地道当土拨鼠吗?)

        可是这凌水寒倒好,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他仿佛也在昭告天下,自己对明月心的所有权,所有的男人,你们离明月心远点儿。

        因此,一旦看到“留香阁”外禁卫军林立,大家就知道那九王爷来了。

        一身银色绣龙箭袖、发束银冠的凌水寒连走路都是那样潇洒倜傥,步履生风,那绝美的风姿好像神话中的二郎星君一般,所有留香阁的妓女们看着人中龙凤的凌水寒都羡慕不已。

        这个明月心为什么这么有魅力啊?连权倾天下的九王爷都往这里跑,甚至包她三个月。

        据说这九王爷下了好大的本儿,连给香香姨的见面礼都是那么大的举世无双的夜明珠,据说见过的人,都禁不住地流口水。

        无知的她们哪里知道滚滚同凌水寒之间的渊源呢?

        哪里知道滚滚就是无忧公主,凌水寒从小养大的小郡主,也是他认定的王妃呢?

        如果是别的普通妓女,纵然是天姿国色、色艺双绝的绝色花魁,怕是凌水寒也懒得看上一眼。

        可这个明月心是滚滚,是他从小看着由一个小娃娃长成亭亭玉立少女的滚滚。

        是他渐生情愫的女孩儿、是他除了帝位意外最重要的东西。

        凌水寒认定的王妃,岂能让他人染指,因此,如果滚滚想在妓院里玩,那他凌水寒也有兴趣陪她在“留香阁”里玩下去。

        千言万语一句话,不管爱也好,恨也好,他是绝对不打算放弃这个丫头的。

        推开滚滚的暖阁的门,凌水寒一眼看见未施脂粉的滚滚忧郁地坐在窗前,那双大大的眸子低低地垂着,长长的睫毛好像羽毛上一般轻轻地闪动着。

        唉,这个小丫头,总是让自己这样被动。

        凌水寒轻轻地走到滚滚的面前,用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挑起她的下巴:“我以为你会逃!”

        滚滚轻轻一笑,她转过身来,调皮地看着凌水寒:“我想啊,可是看见小干爹这样重兵把守,估计活着是逃不了!”

        凌水寒坐了下来,他轻轻地搂住滚滚纤细的腰肢,将滚滚轻柔地放在自己的腿上,淡淡地说:“你还算听话!”

        滚滚摇摇头:“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不过,小干爹贵为冷月皇朝最尊贵的王爷,兴师动众地来找一个花娘,不怕被人耻笑了去?只要小干爹招招手,多少个比滚滚更美丽的女人会心甘情愿地躺在王爷的身旁。”

        凌水寒的一双深眸冷冷如同鹰隼一样盯着她:“别的女人躺在我身旁……你不嫉妒?”

        “为什么嫉妒?滚滚现在只是一个小妓女嘛,如果滚滚躺在某一个恩客身边,王爷也会嫉妒不成?”滚滚抬起了倔强的头。

        凌水寒的大手抓住了滚滚小巧的下巴,他生硬地说:“你错了,我会嫉妒,而且我会杀了那个人!昨夜,我已经杀了一个,活活地拧断了他的脖子,我喜欢听见他们的骨头在我的手中碎裂的声音。”

        滚滚不满地耸耸肩膀:“小干爹千金之体,而滚滚已经沦落风尘,何必为了一个风尘女子……。”还没等说完,她的嘴唇已经被凌水寒的唇覆盖住,他霸道的舌探入滚滚的樱唇中:“风尘女子是吗?一个风尘女子却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吻?好,我来教你。”

        话音未落,滚滚的娇躯已经被凌水寒懒腰抱起,扔在软塌上,滚滚还没等起身,凌水寒那强壮矫健的身体已经如山一般地压了下来。

        凌水寒扬起好看的俊眉,“你不好奇?三个月以后我会拿你怎么办?”不好奇自己身在何处?将去何方?不好奇九王爷的决定?

        滚滚淡然的眸子轻睨着他那张好看的脸:“不!不好奇,我也不想知道。”她问了又如何?她不信自己有能力改变他的决定。

        凌水寒的眉梢扬得更高,他仰面大笑,俯身吞噬了她的樱唇,灵滑的舌拂过她细致的唇边,窜进她柔嫩的唇间。

        修长的手指轻轻绕住她颊边的长发,不让她躲开,冰凉的唇瓣亲暱地轻琢她的唇,温热的气息拂在她的脸颊上,“该怎么办哪?你愈来愈合我的脾胃,我会忍不住地爱你,却又想狠狠地折磨妳。为什么你不讨好我?你应该知道,多少女人都想拼命留在我的身边,而我却放下身段来恳求你。”

        滚滚淡然的美丽双眸掠过一抹难言的睁光,雪白如玉的皓臂悄悄缠绕上他的颈项,柔软的唇瓣主动地迎上,湿软的心舌灵活地勾缠住他探进的舌尖,纠缠成难舍的缠绵……滚滚调皮地笑着:“小干爹,你看我这个样子,算讨好你吗?”

        凝视着她,凌水寒扬起眉,充满兴味她笑了。这个可爱的小女人,时而冷若冰山,时而热情如火,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呢?

        暖阁中扬起渐粗的喘息,热情的拥吻中有着孤注一掷的绝望……纤白的柔夷抚过他健硕的赤裸胸膛,直下他细致而强壮的腰身,隔着软绸布料,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拨动着他的肌肤,嫣红的小脸泛起细薄的汗珠,任两人的身躯纠缠得欲碎,她澄澈晶莹的瞳眸却只是定定地与他灼亮的星眸对望。

        在谁也不肯先认输的对视中,滚滚先垂下了眸子,被吭咬得润红的唇瓣笑得绝盛……她不是认输,反倒以湿滑的心舌勾绘着他扬笑的唇,轻枕着他结实的颈项,细细啃咬到他厚实的肩膀,留下吋吋湿润的粉红印记。

        抵着他结实的古铜色颈项,她发现在红唇下陡地加速跃动的脉搏,证明他在这场无言的角力之中,并非无动于衷。

        “你爱我……”她娇软的轻吟幽幽的荡进她的心田,“可你怎知因为你的爱,却让我身在地狱之中?”话毕,银牙狠狠的咬下,在尝到他腥涩血液之际,她也尝到了自己咸涩的泪珠。

        为什么自己的命运要被别人左右?决不能屈服于命运。

        这个夺走自己纯真初恋的男人,这个夺走自己心爱男人的男人,如果说真的爱上了自己,那么如果最终得不到自己,那会不会就是对他最好的报复?让他永远忘不了自己,就要在他身上留下一道永远难磨灭的印记。

        于是,滚滚再次在凌水寒的肩膀上留下了很深的印记。

        她轻声地呢喃:“三个月的期限满了以后,就放了我吧!

        但是他没有说话,只是用力地搂抱着她柔软的腰肢,将头埋进她的颈窝间,搂她的力道之大,似乎想将她揉入他的身躯里。

        “我爱你,我绝不放你走,纵使他日要坠入地狱,我也要带着你一起。”

        滚滚圆睁着美丽的眼睛,注视着凌水寒的眼睛。

        他抬起那张令人眩晕的俊脸,只是重复着:“我凌水寒风流一世,却栽进了你这个小丫头的手里,我爱你。我不会放开你。”

        滚滚咬紧了嘴唇,努力地一笑:“好,我们做个游戏如何?”

        她从头上解下两根淡紫色的发带,迅速地将他的手腕绑在床柱的两侧,牢牢地绑紧他的双腕后,滚滚可爱地笑了:“你要乖乖的,不准再弄伤我。”

        凌水寒一愣,他看着自己被绑紧的双腕,邪肆她笑了。他放松瘫平在床上,“好,今夜我就随你摆布。”

        随着被滚滚脱下的衣裳而寸寸露出的古铜肌肉,蕴藏着男性的美。她出神地望着他肌理分明的上身,忍不出伸手在他平滑的胸膛抚过,温热的肌肤下,包裹着似铁的肌肉。

        滚滚脱下自己的云裳,露出那暖玉一般的如雪肌肤,凌水寒的眼中露出野兽一样欲望的光。

        滚滚坏坏地一笑,湿滑的小舌头舔咬着凌水寒仰成弓形的颈项,柔软的双峰抵在他胸前轻颤,蜻蜓点水般地摩擦着,形成一种折磨,残酷的折磨。

        随着她的轻吮舔舐,唇下的肌肉慢慢绷紧,似蓄藏了莫大的痛苦而轻颤,细细啜吮,凌水寒则因她的动作绷紧了全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