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女王妃 全集》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鸿运国际在线娱乐平台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垂柳掩映中,一座精美的凉亭,几个如花似玉的丫鬟手持羽扇玉立一旁,一座龙椅上,一个飘逸动人、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的帅哥慵懒地靠在龙椅上。

        滚滚一眼就看出,是九王爷凌水寒,不,不能再称呼他为九王爷了,现在的他已经是面南背北、俯瞰天下的帝王至尊。

        滚滚静静地看着他,一年不见,他依然是那么英俊逼人、那倜傥的绝代风姿让他看起来好像是二郎真君下凡。

        一身明灿灿的龙袍穿在他的身上,一顶同样光芒璀璨的王冠束起那漆黑的秀发,面如冠玉的脸上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熠熠生辉。

        他那样静静地看着滚滚,俊美的脸上浮现出很少出现的笑意。

        在滚滚的记忆中,他真是很少笑的,纵然有时候极其需要笑,也是微微地挑挑嘴角,他的笑容,好像深海的珊瑚一般,弥足珍贵。

        真可谓美人一笑值千金!有时候也可以来形容男人!

        他喜欢以冷酷的面容示人,他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与天俱来的霸气和威仪。

        可是每次看到他的笑容,纵然有多少美人在眼前,纵然有多少春花开放,也会被立刻夺去了颜色。

        在滚滚的记忆中,其实她是很喜欢看他笑的,其实,他笑起来,真的是很温暖的。

        滚滚不禁在心中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踏着如同柔软地毯一般的碧草,滚滚直接向凌水寒走去,凌水寒嘴角含着笑容,静静地看着滚滚。

        一身绚烂宫装、打扮的花团锦簇、好像神仙妃子一般的季冰燕好像小鸟依人一般依偎在凌水寒的怀里,凌水寒用自己的猿臂轻轻地揽着她的纤腰,她的脸上满是幸福的感觉,真的很幸福。

        这俩个人是向自己炫耀他们的幸福吗?

        滚滚苦苦一笑,依然没有停住她的脚步,非常有气质地走到凉亭前,走到凌水寒的面前。

        我钱滚滚毕竟是九王爷的小郡主出身,我也是有自己高贵的皇家气质的。



其实你一直在我心中



        她看着凌水寒那张漂亮的令人眩晕的英俊面容,觉得自己有点恍然,是的,恍若隔世。

        美人美景,这俊美绝伦的帝王,真的是人间绝美的景色啊!

        滚滚屈膝跪倒,轻声说:“民女滚滚,参见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凌水寒静静地看着滚滚,漂亮的嘴角闪出好看的弧弯,他柔声说:“不叫小干爹吗?抬起头来吧!”

        他的声音好像有点疲惫,还有着一些嘶哑,不同于以往的清亮,看来,做皇帝还是很劳累的啊!每天都要勤奋地批阅奏章。

        滚滚轻轻地抬起了头:“陛下还是我的小干爹吗?”

        凌水寒微微一笑:“你说呢?”

        滚滚轻轻地咬了咬嘴唇,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挥挥手,丫头们退下,他怀里的季冰燕也识趣地走下去,凉亭中,只剩下他和滚滚。

        “你躲了朕一年!”凌水寒轻轻说,“朕也找了你一年。朕想让你看看我拥有天下的一刻!”

        滚滚别过脸去看了看那美丽的假山,那潺潺的流水,那灿烂的春花,等眼睛不再酸涩了才转回头来,淡淡地笑笑,说道:“恭喜小干爹得偿所愿,您终于得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

        “可是,赢得了天下,却输了你!”凌水寒轻声说,“总是有点遗憾的。”

        阳光柔柔地洒在那张俊美脱俗的面容上,那种让人不敢逼视的俊美越发晃的人眼花缭乱。

        所谓人面桃花相映红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滚滚迟疑了一下,她现在最不喜欢凌水寒这样说。

        “可是您毕竟赢得了天下!”滚滚轻声说。

        “哦,是吧!”凌水寒依然面带淡淡的微笑。

        “在民间生活的很好吗?”凌水寒轻声说。

        “很好,很平淡,但是很愉快!”滚滚轻声说,“我喜欢那样的生活!自由自在的。”

        “难道比皇宫的生活还要美好?”凌水寒轻轻地挑起了剑眉。

        “陛下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轻松惬意的生活,一直都在勾心斗角、杀来杀去的生活中,当然体会不到这种轻松的快乐!”滚滚轻声说。

        “是啊,要是有机会朕真想好好地体会一下。”凌水寒慢慢地说。

        滚滚垂下了头,又抬起头来:“陛下找滚滚到底是做什么呢?难道还是想让滚滚回到你身边?”

        凌水寒笑着问:“你想回到朕身边吗?”

        滚滚摇摇头:“不要,我不要回到你身边,我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

        凌水寒微微一笑:“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朕就不勉强你了,朕现在已经拥有了天下,要什么样的美女都有,如果说容貌,季冰燕拥有和你一样的容貌,朕不必一定要你留在身边。”

        滚滚愣住了,他真的已经放开了吗?好不容易啊!

        “那陛下找我到底做什么?”滚滚轻声问。

        “只是想再见你一面。”凌水寒轻声说,“难道见你一面都不行吗?”

        滚滚不禁有点苦笑,见我一面?难道还没有利用够我吗?

        心里这样想着,她的嘴里又说出来:“难道还是想利用我吗?现在的陛下,应该没有什么可利用滚滚的吧?”

        凌水寒微微一笑:“利用?”

        滚滚冷冷地说:“难道不是吗?陛下不是一直在利用我吗?你利用我杀了帝鹰!”

        凌水寒微微一笑:“哦,还在想这件事啊?不错,朕的确利用了你,可是……不利用你,朕又怎么能杀得了他呢?不过真还是有点后悔呢!应该晚点杀他,那个血月离还真的很厉害呢!朕真是小瞧了他!不过,他还是败了。”

        滚滚苦笑了一下:“是的,我知道血月离没有你狠!”

        凌水寒点点头:“没错,所以,谁更狠,才能得天下!这是至古名言!”

        滚滚难过地看着凌水寒,还是那样俊美脱俗,还是那样飘逸动人,可是这副绝美的外表下掩映着多么冷酷无情的灵魂啊?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朕已经将他们逼入了草原深处,只要他们再敢轻举妄动,一律杀无赦!剩下那股残余势力,是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迟早的事儿。”凌水寒轻声说,但是语音中却有着深度冰寒。

        “没错,正因为皇上这样冷酷坚定的性格,才能顺利地登上皇位,滚滚再次恭喜陛下!”滚滚说,“不过,陛下找滚滚来,就是来炫耀的?”

        凌水寒笑得十分迷人,现在的他也许心情太好了,太春风得意了,所以总是喜欢笑。

        “不要离我这么远,过来,离我近点儿,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不会吃掉你的。”凌水寒微笑着说,“我还想听你弹琴!”

        不知不觉中,他又使用了“我”。

        滚滚垂下了眼睛,果然看见亭中的石桌上放着一把古琴。

        这,这是当初自己的琴?没错,是自己的琴。

        滚滚愣住了:“这……。”

        凌水寒笑着冲那把名贵的琴努努嘴:“忘记了,这是我在你六岁的时候给你买的琴,找了世界上最好的工匠,用了最好的玉石和琴弦,其实我非常喜欢在非常苦恼和烦躁的时候听你弹琴,每当琴声响起,那种烦恼就会一扫而尽。”

        他明亮的眼睛看着滚滚:“滚滚,你就要走了,给我弹一曲吧!”

        好像是梵音一般,滚滚轻轻地坐在凌水寒的身边,坐在那把名贵的古琴边。

        “等下,”凌水寒突然说,“还是这个样子,总是让我担心,诺,带上它们。”

        滚滚惊讶地转过头来,发现凌水寒那白皙的大手上托着几个晶莹的指甲套,那是自己弹琴时候应该戴的,滚滚总是忘记戴,因此,手指经常在滑弦时候被那琴弦划破。

        滚滚顿时愣住了,他还是这样关心自己,还总是关心自己有没有戴指甲套。

        凌水寒轻轻地握住了滚滚的手,认真地将那指甲套套在滚滚的纤纤玉指上,柔声说:“记住,以后再弹琴的时候可别忘记戴上。”

        他的手还是那么美丽,这双杀人的手,这双沾满了鲜血的手,依然好像是象牙雕成的一般,好像是完美的艺术品,精美细致。

        那修长的手指,白皙透明,却有点凉。

        滚滚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凌水寒做了皇帝,性格倒是温柔了好多。

        戴上指甲套的她双手抚弄着琴弦,玉手纷飞,那婉转低回的琴音从琴弦中流泻出来。

        滚滚轻声吟唱:

        轻轻对我把手一挥,

        只愿对我说声再会,

        我没有哭,只是伤心,

        流下纯纯的眼泪,

        你曾经温柔如水,

        你曾经誓言几回,

        从今后,两个世界,

        相逢不知何年何月?

        我只能一止伤悲,

        好像一切都无所谓……。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有一种非常难过的感觉,难过到眼睛酸酸的,好像有一种透明的液体要从眼睛里流出来。

        “我曾经温柔如水吗?”凌水寒笑着问她,还没等滚滚回答,他又自问自答,“其实真的后悔我没有对你温柔如水,如果我一直对你温柔,也许,你也不会那么迫不及待地逃离我。”

        他突然伸手揽住了滚滚的肩膀。

        滚滚好像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赶紧逃离了他的怀抱,站得远远的,她恼怒地看着凌水寒:“陛下已经说要放我走,可不能出尔反尔,君无戏言啊!”

        凌水寒淡淡一笑:“哦,放心,我绝对是君无戏言。”

        他好笑地看着滚滚那张清纯如水的脸,轻声说:“还是这么怕我?我问你,你以前不是很喜欢我吗?”

        滚滚轻声说:“以前是!”

        凌水寒轻轻地挑挑眉毛:“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的?”

        滚滚看了他一眼,轻声说:“其实你一直在我的心里,只是我不想再去触摸,因为陛下的冷酷残忍,和暴戾都是我不能容忍的,尤其是,我不能容忍陛下对我的利用,这让我一点都没有安全感,我不知道我在陛下的心中到底是什么样子,是倾心相爱的爱人?或者只是可以利用的棋子?”

        凌水寒笑起来:“哦,只要你说喜欢我就好,对于我来说,一切都可以利用,只要达到我的目的,获得我想要的东西,哪怕是自己喜欢的女人都可以充当利用的棋子。”

        他灿然一笑:“我还以为你只喜欢血非夜!”

        滚滚轻声说:“我是很爱他,可是我的心里也一直有你,因为你毕竟是我最宝贵的初恋,从睁开眼睛那一刻起,我的心里就有了你,只不过,小干爹,你一直让我失望而已。”

        凌水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轻声说:“对不起!”

        他的脸上那疲惫的神情越发明显,他轻轻地靠在那辉煌的龙椅上,柔声说:“可惜我不是那样的人,永远做不出那样的事儿。”

        他仰面笑起来:“好了,滚滚,你走吧!见也见过了,我还要回去和那些绝色皇妃在一起颠鸾倒凤,现在时间好紧。”

        滚滚冷冷地站起来,哼,这个家伙,这个冷漠无情的家伙,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改不了他的风流本性,这回做了皇帝,应该更潇洒了。



赢得天下却输了她



        肯定后宫内数不清的美人等着他的临幸,怪不得看不上自己了呢,因为他的怀抱里已经有了那么多的美丽红颜。

        真是瞧不起他!

        “呸,风流鬼!”滚滚轻声说。

        “你吃醋了?”凌水寒轻轻地挑着眉头。

        “我才没有,谁为你吃醋?我才不会为风流鬼吃醋!”滚滚恨恨地说。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高兴。”凌水寒柔声说,“说明你的心里还有我。”

        “你错了,当我知道你还是在不停地利用我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一点都没有你了,无论爱与恨,都没有了。”滚滚轻轻地摘下手上的指甲套,并将它们狠狠地丢在地上。

        凌水寒轻笑:“我说过我是一个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男人,没有办法!”

        滚滚不屑地看了看那张依然俊美如斯,让天地为之失色的脸,凌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