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女王妃 全集》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鸿运国际在线娱乐平台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当然,我从小就豢养野兽做宠物,其实,最可怕的不是野兽,而是心怀叵测的人!”血非夜轻轻地眯着漂亮的眼睛。



    “心怀叵测的人?”滚滚愣住了,抬起头来看着血非夜。



    血非夜淡淡一笑:“是的,给这头小豹子取个名字吧,它是你的了。”



    “起个名字?”滚滚绞尽脑汁,“叫什么好呢?”



    “你从小琴棋书画的,起个名字还这么费劲儿?”血非夜笑话滚滚。



    “哪有?因为它是一头豹子,所以我才想给它起个特别威风又好听的名字,”滚滚低头思索了一阵,“恩,就叫……。”



    “恩,什么?”血非夜探头过来。



    滚滚郑重其事地举起了怀中的小豹子,看着它憨态可掬的样子,大声说:“你就叫包子吧!”



    血非夜差点吐血倒在地上。



    从此,威风凛凛又可爱的小豹子有了一个同样威风又好听的名字——“包子”!(小豹子大吼:香香我要换名字,难听死了,什么包子啊?还饺子馄饨呢?——对不起,我们要尊重第一女主角。)



    从此,这个小豹子包子成了滚滚最忠实的宠物,在关键时候救了滚滚一命,当然这是后话了。



    





调查真相血非夜很喜欢看见滚滚逗小豹子包子的样子,那副样子,简直是可爱的要命。



    这个小女孩,真的给自己冷酷野性的人生带来一抹亮色了吗?



    虽然滚滚名义上是他的女奴,但是实际上,他什么都没让滚滚干,滚滚每天,在他的领地里,其实过着很快活的生活。



    血非夜虽然并没有侵犯滚滚,但是每天晚上,他习惯抱着滚滚睡觉,而滚滚则搂着包子。



    三个人好像树袋熊一般,一个抱着一个。



    有滚滚在怀里,他甚至会感觉到一丝安慰和尘埃落定的感觉,从小,他就在父兄的杀戮中存活,他要随时提防会不会被争夺王位的哥哥弟弟们害死,从小,他养成了冷酷无比、狂野暴躁的性格,和不随便相信人的性格。



    但是,在这个女孩子的面前,他感觉自己的心慢慢地变软起来。



    这个又懒又馋的小女孩是自己的克星吗?



    那,把她杀了吧?



    不不,自己心里有点舍不得。



    不是有点舍不得,而是非常舍不得。



    ——我是分割线——



    果然,由缇袒人放出的关于冷月皇朝的无忧公主被塔罗王斡离铉杀掉的消息成功地传到了冷月皇朝。



    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人心惶惶。



    某一天的早朝上,圣上临朝。



    端坐在龙椅上的九五之尊微微地欠了欠身子,勉强压下自己满腔的怒气:“众位爱卿,大家想必已经听到了传言,说我们冷月皇朝送到塔罗和亲的无忧公主滚滚竟然被塔罗王斡离铉秘密杀掉了,不知道众位爱卿怎么看?”



    左将军恨恨地说:“小小的塔罗王斡离铉简直吞了熊心咽了豹子胆,竟然杀我们尊贵的和亲公主,我们不能就这样算了,圣上,我们应该出兵,灭了他小样儿的。给公主报仇!”



    丞相刘志勋抚摸着自己长长的胡子,赶紧说:“圣上,这毕竟是传言,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定要查清楚,如果真是事实,那塔罗明显是给我们脸子看,这样公开挑衅,我们当然不能放过他们,可是,如果这不是事实,我们和塔罗血拼起来,虽然我们一定会赢,但是战争毕竟是劳民伤财的啊,我们也会元气大伤的,所谓亡敌一万,自损八千,所以,还是不要贸然出兵!”



    皇帝点点头,看了看正在低头沉思的凌水寒:“九王怎么看?”



    凌水寒听见父王叫自己,赶紧上前一步:“父王,儿臣的看法和刘丞相是一样的,我们不能贸然出兵,但是最好去查查清楚,滚滚是儿臣的义女,从小疼爱,视若己出,如果真是事实,儿臣是绝对不会放过斡离铉的,现在最要紧的,是要查清楚,儿臣希望可以亲自去塔罗调查!”



    “可是,很危险啊,如果塔罗真的想谋反,那水寒你不是自投罗网?”皇帝有点担心,毕竟这个儿子是他最器重和心疼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保证陛下的江山社稷,纵然儿臣冒险粉身碎骨也是值得的。”凌水寒轻声说。



    



    





九王爷来访这话说的,皇帝心里好像三伏天吃雪糕那么舒服。



    “好吧,水寒,既然,你已经认定了,你就去塔罗看看吧,看看滚滚到底怎么样?你可以调一支军队,至于数目由你来定。”皇帝说,“调兵的虎符由你掌握!”。



    “儿臣遵旨!”凌水寒恭敬行礼,那张漂亮逼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笑意。



    他心里明白,这个滚滚应该是不在斡离铉的王族里,但是到底在哪里呢?



    到底被谁劫走了?他还是没有查出来,但是应该不是斡离铉所为!



    ——我是分割线——



    塔罗族王庭



    斡离铉这些天几乎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再回塔罗的路上竟然被人劫走了和亲公主,到底是谁所为?



    是缇袒还是其他的部落?



    他没有声张,而是拉着滚滚的嫁妆继续回到了塔罗,滚滚的那些丫鬟仆人也都带着。



    如果是别人所为,到底是不是要纯心破坏塔罗和冷月皇朝的和亲?



    所以他只好瞒着,这可是天大的事儿。



    所以,他让哭哭啼啼的雪儿(滚滚的丫头)冒充滚滚举行了和亲大典,只要找个机会再宣布无忧公主因病去世就好了,冷月皇朝也没有办法。



    斡离铉也是一个老狐狸啊!



    可是,这一天,突然有贵客到。而且是悄没声息的。



    而且,这个贵客竟然是冷月皇朝的九王爷。



    斡离铉大吃一惊。



    来不及做准备,只好将凌水寒迎接了进来,一路上,他尽量放松自己的心情同凌水寒欢声笑语,把酒言欢。



    可是,凌水寒没说几句,就切入正题。



    “自从无忧公主滚滚和亲塔罗,本王十分想念,所以,这次特意顺便看看她,她怎么样了?”凌水寒不动声色地问。



    “公主她……。”斡离铉那张俊脸有点紧张。



    “请公主出来见见吧!毕竟公主是本王的义女。”凌水寒轻声说,“汗王迟迟不让公主出来见本王,莫不是传言是真的?公主已经被汗王秘密杀掉?”



    凌水寒那双冷冷的眼睛好像鹰隼一般。



    “没有!王爷千万不要听信谗言。”斡离铉断然否认。



    “那,我的公主呢?”凌水寒冷冷地说,“本王知道,近年来,塔罗在汗王的领导下,发展十分迅速,并吞了好几个部落,很多不老实的部落已经臣服在汗王的战马下,所以,汗王已经不再把冷月放在眼里了。”



    斡离铉赶紧摆手:“王爷,说笑了,纵然塔罗再强大,在天朝的眼里不过是小鸡堪比雄鹰?我们毕竟是草原上的部落,怎么能和冷月皇朝相比,况且还有缇袒等几个部落对我族虎视眈眈,塔罗同冷月的和亲正表示了我族臣服冷月的决心,只是我没有想到在迎接公主回程途中,我们遇到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黑衣人,公主被劫持,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去了哪里?”



    “当真?”凌水寒那张俊美绝伦的脸上闪过一丝冷冷淡淡的笑容。



    “王爷,我们回来的时候带回了当时在场的公主的侍女们,她们可以作证,我当时也是拼命保护公主,可是,小王力量弱小,没有想到一个面具人趁乱劫走了公主,如果王爷因为这个治小王的罪,小王也没有办法。”斡离铉那张英俊的脸上一片苦意,“如果小王说的有半句假言,天打五雷轰,王爷可以诛杀我九族!”



    





宠溺凌水寒淡淡一笑:“那好吧,就请雪儿出来吧!”



    很快,装扮成王妃的雪儿同几个侍女都来了,雪儿看到凌水寒,仿佛看到了亲人一般,痛哭失声,她断断续续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凌水寒,当然这些,凌水寒早就知道,因为那一批黑衣人根本就是他的死士。



    只不过他不知道劫走滚滚的人是谁。



    如果让他知道是谁,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的。



    想到这里,凌水寒紧紧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却在俊脸上竭力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他挥手屏退了左右。



    “汗王,这件事,暂时就到这里,不过你还要追查公主的下落。”凌水寒冷冷地说。



    “是,小王最近一直在查。”斡离铉说,“请王爷放心!”



    “一有消息,一定立刻报给我知道!”凌水寒冷冷地说。



    “是,王爷!”斡离铉说。‘



    “另外,”凌水寒轻轻靠在王位上,轻声说,“我会将这件事压下去的,不过,汗王要怎么谢谢本王呢?”



    斡离铉明白了,但是他已经完全被凌水寒的气场压制而下,“王爷,斡离铉愿意率领塔罗族为王爷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凌水寒满意地看着斡离铉的那张俊俏的脸,仰面大笑起来。



    ——我是分割线——



    看着血非夜和滚滚在草地上逗着小豹子包子,俊男美女那好听的笑声震天动地。



    雪薇冷冷的眼光藏满了心痛。



    血非夜已经好久没有到自己的帐篷里了,没错,自从从中原回来时起。



    他只要回到自己的领地,就会钻到自己的帐篷里,逗着那个小女奴,也就是那个该死的小公主。



    那个白痴的小公主,搂着小豹子笑得像白痴一样。



    王子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



    虽然她看来很好看,很娇嫩,可是,要胸脯没胸脯,要屁股没屁股的,阅人万千的王子到底看上她哪点了?



    雪薇简直要气死了。



    她恨恨地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今天,殿下会来找自己吗?每个月的今天殿下应该都会来找自己的,因为他曾经答应过自己。



    于是,雪薇梳洗打扮好自己,坐在自己的帐篷里静静地等。



    可是,直到等到半夜,也没见血非夜来,难道他真的忘记自己了?



    雪薇恨恨地将桌子上的酒囊丢了出去。



    殿下此刻在做什么?在陪那个小丫头吗?



    雪薇走出自己的帐篷,悄悄地溜到血非夜的帐篷附近,侍卫们仍然瞪着眼睛在小心地守卫。



    “殿下已经睡了吗?”雪薇轻声问。



    “还没,在和滚滚姑娘下棋。”一个侍卫老实地回答。



    “下棋?”雪薇愣住了。



    “是的,滚滚姑娘教殿下下棋,殿下学的很快,现在正在上瘾呢,两人杀的你死我活的,说实在的,是挺有意思的,明天我们也想让滚滚姑娘教我们下棋。”另外一个侍卫回答。



    雪薇轻轻地用手指挑起了帘子,看到,血非夜同滚滚趴在偌大的床榻上,正在聚精会神地下棋。



    滚滚好像刚刚洗完脚,那两只柔白的小脚一蹬一蹬的,此刻的她,披散着头发,那乌溜溜的秀发托着水灵灵的脸蛋,几乎让人想抱在怀里亲上一口,血非夜则认真地看着她,那昔日野性冷酷的眼眸里充满了雪薇从来没有见过的光芒,那是一种——宠溺!



    





还能拥有吗?这种眼神,他从来没有用来看过雪薇和任何宠妾。



    “哎呀,我走错了,我重新走。”滚滚好像下错了一步棋,赶紧想将棋子拿回去。



    血非夜不依:“不行,你说的,君子不能悔棋!错了,就是错了。”



    滚滚仰起小脸来,耍赖地说:“对,君子不能悔棋,可是,我不是君子,我是小人。”



    血非夜一把抓住滚滚的小手,大声说:“好,既然你是小人,那我就踩死你这个小人!”他作势要压在滚滚身上。



    滚滚见状,连忙就地十八滚,试图躲开血非夜的袭击,只是她忘记了,自己是在床上。



    这个就地十八滚的确让她躲过了血非夜的袭击,但是她也成功地滚到了地上。



    “哎呀”一声,滚滚捂着屁股叫起来,是不是屁股摔成了十八瓣儿?



    血非夜见状,一边笑着,一边将滚滚拉起来,关切地问:“没摔疼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