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女王妃 全集》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鸿运国际在线娱乐平台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我就要出去打仗了,你……没有什么送给我的?”血非夜轻轻地托起了滚滚那娇嫩美丽的小脸儿,笑着说,“例如护身符,定情信物啥的啊!”



    滚滚的小脸立刻好像苦瓜一般:“血非夜,我好穷的,你又不是你知道,我是你的小奴隶,我身上哪有值钱的东西啊?要是有,我早就给你了。”



    她的样子十分认真,自己确实什么也没有啊,要不要把那顶九凤冠给血非夜?



    血非夜微微一笑:“你有的啊,你好好想想,可以给我什么?”



    我有什么啊?



    滚滚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来什么。



    “我有什么啊?”她哭丧着脸看着血非夜。



    静静地看着这张可爱的小脸,血非夜几乎抑制不住地笑起来:“把你自己给我啊!”



    啊?滚滚顿时从头发根儿红到脚趾头尖儿。



    这个家伙,这个时候还想这个。



    她红着脸对着指头说:“血非夜,你明明说想等我长大的,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而且而且,你明天就要出征呢!”



    血非夜笑起来:“怕什么,别说你一个,再来几个我也照样精神抖擞啊!我很厉害的,要不要试试看?”



    滚滚的额头霎时间垂下几条黑线,这个家伙,这个风流的臭种子,这个靠下半身思考的家伙!



    她的小嘴巴顿时撅了起来。



    “好了,不开玩笑了,那么,给一个吻好了,要主动些哦!”血非夜笑着说,“这个总可以了吧?”



    滚滚红着脸,转了转眼睛,在血非夜的俊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还不够啊,好像小鸡啄米一样。”血非夜认真地指着自己的嘴唇,“这里还要有一下。”



    滚滚的脸更红了。



    踯躅了半天,她鼓起勇气,闭上眼睛,踮起脚尖,在血非夜那性感的唇上亲上去。



    好像一朵娇嫩的鲜花花瓣在自己的唇上轻轻地触摸,血非夜收紧了自己的手臂,加重了这亲热的一吻。



    唇齿交缠,吐气如兰。



    血非夜深情地拥抱着怀中这小巧玲珑的女孩子,仿佛要将她的小身体嵌入自己的身体中。



    滚滚,你要等我哦!你要乖乖的。



    





离别



    好久好久,他才松开了滚滚的身子,此时的滚滚脸红的好像一枚熟透的石榴一般,简直不知道那一双眼往哪里看才好。



    血非夜轻轻地托起了那张娇艳欲滴的小脸,柔声说:“有你的护身符,我一定会很快旗开得胜,收拾那些家伙。”



    滚滚红着脸娇羞地笑了。



    ——我是分割线——



    凌晨,鸡叫三声。



    血非夜轻轻地从滚滚的身旁爬起来,该走了。



    外面的大军已经集结完毕在等待自己,自己就不能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了。



    血非夜认真地看了看滚滚可爱的睡相,轻轻地在滚滚白嫩的脸颊上深情地一吻,然后蹑手蹑脚地爬起来,穿衣、披盔戴甲。



    早已经穿戴停当的雪薇轻声走进帐篷,侍候血非夜准备和着装。



    用充满嫉妒的眼神扫了一眼床上睡得好像一头小猫一般的滚滚,雪薇不禁在心里轻哼一声。



    你算什么呢?什么都不会的小东西,只能躺在床榻上睡觉,你能像我一样还可以跟随王子殿下出征吗?



    当我摒弃红妆的时候,我可以挥舞宝刀上阵杀敌,你可以吗?



    不过,好在你武功不怎么样,不能跟随殿下上战场,这样我可以跟随在王子殿下的身边,和他共处。



    雪薇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把握和血非夜单独相处的难得的时光。



    “殿下,外面人马已经集合完毕!等待殿下发号司令!”雪薇轻声说。



    “好。”血非夜将头盔带好,再回头看一眼睡的正香的滚滚,一拉披风,转身走出了大帐。



    跨上爱马追风,血非夜率领大军踏出自己的领地。



    在王庭,缇袒王血克图已经率领所有重臣亲贵在草原上为血非夜践行。



    血非夜看见自己的父王,赶紧从马上翻身而下,单腿跪拜血克图。



    血克图紧走几步,搀扶起自己最得意的儿子:“非夜,此次一战,非常危险,一定要小心。”



    血非夜点头:“父王请放心,孩儿一定会踏平东其,凯旋而归!”



    血克图疼爱地摸摸他的头,将一碗烈酒亲自递给了血非夜:“那父王祝你马到成功!”



    血非夜淡淡一笑,伸手接过,豪迈地一饮而尽,随手将酒碗摔在地上:“谢父王!“



    他翻身上马,头也不回地率领大军向东其奔去,血克图眺望了好久才收回目光。



    血月离站在血克图的身边,那张美丽的过分的脸上始终带着迷人的微笑。



    ——我是分割线——



    滚滚张开眼睛,一骨碌爬起来,看见身边的血非夜已经不在了。



    她冲出帐篷,却再也看不见血非夜的身影,赶紧问袭月,袭月却回答殿下四更天已经率军出发了。



    滚滚无力地靠在帐篷上,眺望着东方,血非夜,你一定要得胜而归啊,最重要的是,一定不能受伤哦!



    ——我是分割线——



    放下血非夜在东其征战不提,单说滚滚在血非夜的营地里焦急等待。



    是不是战争很激烈呢?已经过去三天了。



    血非夜不是说三天就能回来吗?



    他不会受伤吧?



    滚滚的脑袋里全是问号。



    





此人只应天上有啊!



    血非夜,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滚滚果然每天都跪在圣洁的月光下祈祷,血非夜,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哦!



    滚滚看了看正在不停地做着针线活儿的袭月丫头,不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真是无聊啊,总是充满等待,不知道在干什么?



    逗包子玩一会儿,也没有了兴致。



    她又傻坐了一会儿,钻出了血非夜的大帐。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如果你觉得无聊的时候,可以来找我。”血月离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脑际,是啊,那个血月离没有出征啊,那么,去找他聊聊天,老乡嘛!有着说不出的亲切感!



    想到这里,滚滚下定决心,带着包子去血月离的营地去看看,散散心,也顺便向那个家伙探讨下怎么样将包子培养成紫电那样美丽而且矫健的豹子。



    “袭月,我出去走走。”她告诉袭月。



    袭月已经昏昏欲睡。



    真是一个瞌睡虫啊!算了,不叨扰她了。



    滚滚想了想,带着包子,一路上蹦蹦跳跳,向血月离的营地走去。



    要不怎么说咱滚滚姑娘的记忆力惊人呢!她只去过一次,就没有走错路,果然来到了血月离的营盘。



    守卫的士兵认出是上次同三殿下一起来的姑娘,赶紧将她放了进去。



    滚滚抱着小豹子来到了血月离的大营,还没走近,就听见里面传来动听的叮咚叮咚的飘渺琴声。



    这个血月离在草原上,真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文雅之人啊!



    滚滚想着,轻轻地撩开了帐篷的帘子。



    果然,一身雪白的血月离正端坐在桌前抚琴,他那黑色渐染金黄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出太阳般的光泽,那俊美无双的脸几乎让所有的人都心动。



    眉目如画、俊逸非凡,此人只应天上有啊!



    咔咔,这个穿越来的老乡真的是帅气的惊人啊!



    滚滚在心里不停地念叨,她探着小脑袋不停地观瞧。



    “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血月离一边弹琴一边轻声说。



    这个灵敏的家伙竟然发现自己来了,滚滚笑了,她大方地挑开帘子走了进去。



    最后一个尾音在琴弦上收住,血月离微微抬头,看着站着逆光中的滚滚。



    水粉色的小袍子粉嫩地衬托着同样粉嫩的脸孔,长长的秀发绾成两个小抓髻在头顶,用同样粉红色的飘带系住,中原来的小女孩的发型总是透露着文雅和清纯,不像草原上的女孩子的头发弄的那么野性。



    大大的眼睛好像水洗一般,小小的嘴巴轻轻地抿着,好像刚刚摘下的玫瑰花瓣一般让人渴望一亲芳泽。这个女孩子,浑身上下都透着水灵和清透,清纯动人,青春逼人。



    血月离轻轻一笑:“原来是小公主驾到,真是失迎、失迎!”



    滚滚一笑,活泼地跳过来,一**坐在血月离的身边,奇怪地问:“月离哥哥,我挺无聊的,所以才找你来聊天,我们是老乡嘛!”



    血月离微微一笑:“欢迎啊,正巧我也很无聊。”



    





我比血非夜差吗?



    滚滚眨眨眼睛,疑惑地说:“血非夜去征讨东其部落了,为什么月离哥哥你不去打仗呢?”



    她真的是很奇怪。



    血月离笑着说:“因为,东其部落并不难打,而且父王希望血非夜将来继承王位,所以,才会给他更多的机会展现自己,所以,他更需要军功啊!”



    原来是这样?



    滚滚又眨了眨眼睛。



    “你不想要王位?”滚滚好奇地问。



    “想啊,当然想,血非夜想要的,我都想要。”血月离将那双精美得好像象牙雕成的一般的手放在琴弦上,琴弦顿时发出叮咚叮咚动听的声音。



    “恩?”滚滚有点发愣,她本能地心慌起来。



    血月离迷人地笑笑,探过手,轻轻地握住了滚滚的皓腕,柔声说:“譬如说:你!”



    “你在开什么玩笑啊?我们不是朋友嘛?”滚滚有点脸红,虽然这个血月离是个非常让人心动的帅哥,而且也同血非夜一样是个贵为王子的美男子,但是自己同他亲近完全是因为一种特殊的亲密感,因为两个人都来自遥远的二十一世纪嘛。



    看到他,就好像看见了亲人一般。



    他的存在,让滚滚觉得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并不孤单。



    血月离收回了自己的手,微微一笑:“在你的眼睛里,我比血非夜差吗?”



    滚滚眨眨眼睛:“没有啊,你比他文雅,比他帅,还会弹琴,但是,你可不是我的菜哦!”



    她的样子十分认真。



    “是吗?”血月离微笑,用那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一划,“我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胜过血非夜的优点呢!”



    滚滚哈哈一笑:“那是当然!别说这么无聊的事儿了,我们一起合奏个‘大江东去’吧!”



    血月离优雅地点头:“好!”



    滚滚突然发现,到血月离这里弹琴,是个很好的消遣方式。



    都怪自己没有将琴带来,要不没事儿弹弹琴也好啊,省的跑血月离这里弹琴。



    这个血月离真是一个音乐天才,滚滚无论弹什么曲子,他都能很好地配合上,天衣无缝,就好像两人事先经过无数次排练一眼。



    所以高山流水,千古知音啊!



    而且通过这几天的接触,滚滚突然发现自己真是错怪血月离了,当初对他印象十分不好,可是现在发现这家伙还是一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呢!



    他对自己没有任何越矩之处,而且笑起来是那样迷人,真所谓秀色可餐啊!



    看过帅哥,又可以弹琴,真的让那个滚滚很享受。



    弹过琴,聊过天,滚滚起身告辞,又回到血非夜的营地,然后,在期盼中,等待血非夜的回归。



    ——我是分割线——



    “等哪天,我亲手做一架琴,送给你,这样,你就有了自己的琴了。”血月离轻声说。



    “真的?一言为定,不需骗我哦!”滚滚高兴滴说。



    看着暮色中滚滚那袅袅婷婷的背影逐渐消失,血月离那美丽的凤眼轻轻地眯起来。



    忽听一阵扑簌簌的声音,血月离抬起胳膊,一只雄鹰轻巧地落在他的胳膊上。



    





我会欢迎你凯旋的



    那是一只非常矫健的苍鹰,拥有着如钩般的嘴和尖利的爪子,还有着翼展接近一米五的巨大翅膀。



    我的天,这么大的一只鹰,滚滚要是见到会吓死的。



    血月离顺手从架上拿过一块生肉,递给了那只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